设置

关灯

正文 22.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或是穿越时空,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(H)

   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    时间滴答滴答分秒而过,刘湘妘面对人生重要考验,脸Se略显沉重,若放弃了这机会她将离开公司,那年资都将化为乌有…
    背後的大老板到底是怎麽样的人?不管怎麽样,都是个机会。
    张特助面无表情给刘湘妘时间,自然拿起手机用line与杜大老板联系。
    “不管有没有签…等等你带她上来见我…”杜藤非眼睛紧紧盯住那萤幕上的思念的脸。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    张特助得到老板的讯息,收起手机,「怎麽样?机会是不等人的…你最後的决定是?」
    「我签…」刘湘妘看了一眼张特助,得到一个赞赏的眼光,然後拿起旁边的笔,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    当刘湘妘签完合约後,张特助说:「欢迎你加入我们团队,大老板要亲自面见你。」
    「现在…」
    「是的…请随我来…」
    「好…」刘湘妘心想这麽快就能见到大老板,让她有点莫名紧张,跟随张特助来到13楼,张特助开门,「请进…」然後把合约拿到大老板手中。
    「很好…你先下去吧…我要单独跟刘湘妘谈谈。」
    「是的。」
    这间原本是以前董事长的办公室。她来公司这麽久,这层楼还没进来过,放眼望去,里面比刚才那间更大宽敞,铺着高级地毯,前面摆设一整组沙发,一个高大Y挺男人背对办公室门,站在整P落地窗前,男人凝望窗户外面,刘湘妘脑中闪过一种奇怪的感觉,这男子背影好孤独与莫名熟悉感,落日把他的影子拉的长长的。
    张特助要离开时说:「请坐…」然後转身离开,刘湘妘观察办公室一切。
    「是的!」刘湘妘坐在沙发上,等待大老板。
    当杜藤非听到办公室门关上时,面无表情,把心思隐藏很深,深深吸了口气後,转身面对思念的佳人。
    随着高大男人一步步走进,刘湘妘的心随着脚步声接近而忐忑不安,当两人四目相对之际,刘湘妘脑中闪过许多P段,那种莫名熟悉感更加强烈,努力掩饰也压抑不住内心剧烈起伏。
    男人却是面无表情,稳如泰山,过份淡定,在淡定的背後,他的心,却是激昂沸腾,想不顾一切,马上拥抱她入怀,可惜还不到时候,隐藏住那掠夺心,不放过刘湘妘脸上任何细微表情。
    杜藤非首先伸出大手,「刘湘妘…欢迎你加入我们团队…」其实他想问的是你什麽可以忘记我?忘记你的儿子,你怎麽可以不等我回来共商对策?
    刘湘妘木木然站起本能伸出小手放在男人厚实大手掌上,不敌对方过於强悍锐利透视眼神,湘妘选择回避对方眼光,「…谢…」当两手J握时,一种强烈的电波震撼刘湘妘五脏六腑,让她顿时惊愕万分,连话都说不清,本能想要收手,却被杜藤非紧握不放,刘湘妘疑H不自觉抬起头望着他的如深奥神秘双眼,有种强烈被吸引力,脑海中闪过与他欢aiP段,怎麽可能!?
    刘湘妘头痛剧烈浑身无力,像个消气的气球般,「…你…你是谁?」杜藤非终於松开大手,却顺势搂住nv人腰身,「刘湘妘怎麽了?」刘湘妘鼻息中充满属於Y刚味十足男X的熟悉气味,让她快喘不过气上来,X部起伏不定,一阵白光闪过昏到在杜大老板怀中,杜藤非有点傻眼,轻摇晃怀中昏过去的nv人,「刘湘妘…」本能紧紧抱住那思念许久的娇躯。
    杜藤非有一肚子的问题,想要好好审问刘湘妘。
    害他一人独自承受相思之苦,带着Y子穿越时空来找娘亲,还付出沉重的代价,找上官清流买穿越车票。
    但是真正面对她时,这一切都不重要,他只想把她拥入怀中,狠狠ai她。
    杜藤非轻松把怀中昏厥刘湘妘给打横抱起,往办公室休息室走去。
    原本要直接把刘湘妘带回别墅母子相见然後他们可以一家团圆,合约签不签都改变不了他的决心,只是多个利器而已。
    可惜计画远比不上变化,居然昏过去,他傻眼却也耐不住胯下那熊熊慾火,上天给的机会他又不是傻瓜,软香玉抱J颈厮磨一解他这麽久以来饱受相思之苦身心都受部煎熬,当然不能亏待自己,要刘湘妘加倍奉还,他现在可是生意人。
    男人索X脱下对方衣F,剩下同一款颜Se蕾丝X感的X罩与内K,把丰满X部推高集中深深ru沟真X感,双瞳跳跃慾火,「喔!好美!太美了!」
    美虽美,却不太好脱,刚才男人费了点时间才脱下,两颗熟悉白NNN子,触感美极了,大手把两颗N子挤压变形,颤栗敏感嫣红ru蕊Y挺,低头大嘴纳入两只红蕊吸吮轻咬,在雪白山峰顶上留下明显吻痕,男人蹙眉穿什麽X罩,肚兜才方便一扯就开,两个N子就跳出来,多美!
    大手抚摸她全身肌肤,脱下内K,这又薄又小内K他就很喜欢,**高抬,那小XR缝S光闪闪真是诱人,大手揉搓敏感Y核小X颤抖,一开一合颤抖花瓣真美,二只手指先CX,大拇指揉压花核,Y水涓滴流出,他慾火焚身,快流鼻血了,快撑不住跨下YD如烙铁又Y又烫,压抑不住想要奔驰慾望,快速脱下长K连内K一并脱下,YD撑开R缝一寸一分占领侵略,势如破竹,在度收回失地。
    「唔…」nv人蹙眉不安痛苦呻Y。
    刘湘妘昏睡中挣扎想要醒过来,却像鬼压床一样醒不过来,全身动弹不得,被男人压住抚摸全身“不…啊…不要…”刘湘妘想喊叫,却喊不出声,想挣扎摆脱身T却不听使唤,眼角流下晶莹泪珠,当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深深挺入占有,狠狠地奔驰CX时,穿越古代的那段记忆出现在脑中,像放电影一样强迫她看,跟杜腾飞将军与杜藤非影像重叠,「不!啊~~」
    「刘湘妘…」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或是穿越时空,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。
    花花:关键时刻,脑中版本走向太多,让我不知该怎麽决定…
    所以最近的文都比较慢…写得不太顺删删改改…
    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