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正文 28.水ruJ融(H)

        .
    刘湘妘昨天一场混乱,到现在依然茫然,昏昏沉沉睡到日正当中,眨动双眼,才想起杜藤非昨天说过接她上班,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,有杜藤非传来的讯息,要她好好补眠,醒来再line他联络,让她松了一口气,一切真的好不真实,像一场梦一样,她该何去何从?
    手机上有好J通讯息问到婚礼的事,「真是该死…」她要赶紧停止婚礼的后续动作,把金钱损失降到最少,然后最困难是跟家人亲戚朋友说婚礼取消。
    「喔…」刘湘妘痛苦的抱住头呻Y,准备去泡个澡清醒一下。
    这时杜藤非来了讯息,「醒了!等等过去接你,一起吃午餐。」
    刘湘妘真后悔刚才点开讯息来看,让对方发现她已经醒过来,这个古人还真能适应现代化的东西,学习能力很强,她需要时间沉淀,脑海中乱轰轰的,只要一跟杜藤非有接触,古代的影像就会浮现在脑海中,所以她才深信,她真的曾经穿越过,不是男友昨晚说的,是看太多或是自己幻想,目前的问题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,逃避是于事无补的。
    刘湘妘回了个ok图案,嘴边一抹淡淡无奈笑,深深叹口气。
    杜藤非也回了个,马上到的图案。
    刘湘妘转身准备去浴室冲个凉,让精神好一点。
    哗啦啦的水声在浴室响起,时间有限,打消泡澡计划,准备简单淋浴清洗,赤L身躯抹上肥皂,全身充满白Se泡泡,开启水源莲蓬头浇洒下丰满的玉ru被刺激挺立起来,nv人舒F呻Y,想起昨天杜藤非如何温柔洗净自己身T,她闭起眼幻想自己的手是他的大手,nv人双颊嫣红媚态横生,刘湘妘蹙眉甩开这一切情Se思想,最后抬高一腿一手掰开小X花瓣用莲蓬头喷洒那敏感的媚R,下意识咬牙压抑那舒F呻Y,「喔…」哗啦啦水声,盖去nv人闷闷压抑呻Y。
    刘湘妘与男友J往许多年,却没有一起共浴过,强悍霸道的将军能如此F侍疼ainv人,古代现代都有一起共浴的经验记忆,让她的心快要被那霸道跋扈强取豪夺的将军倾心。
    这时,外面有人开门堂而皇之侵入,男人转身关上套房大门,听见浴室水声,嘴角一抹笑容,脱下高级手工西装,解开领带与卷起袖子,坐在床上等待佳人出浴,没多久水声停了,刘湘妘包了一个白Se浴巾,惊见到杜藤非坐在床上,玩手机。
    「你…怎么…」刘湘妘惊愕瞪圆眼本能抓紧身上唯一一件浴巾,「洗好了!怕什么,你身T那个部分我没看过…」摸透、吻遍、水ruJ融。
    一个健步过去把退缩的nv人给抱在怀中,「真香…」J颈厮磨灼热气息吹袭耳背引起nv人一阵S软,整个人被男X特殊气味所垄罩下,努力压制那快要被融化的心智,小手推拒炽热X膛,「等等…你怎么进来的。」
    「开门…走进来的…」男人PP笑容,这种锁,对他来说小事,觉得这样洗完澡全身散发清香的nv人很萌很美,低头亲吻住那好奇的问题,火舌侵入那甜香朱唇,男人边吻边走到床缘,轻轻放下柔媚香软身驱,「你好香喔…一见面就赤L…真让人受不了…」男人在肩颊骨上亲吻白Semao巾也随之摊开,露出那娇美身躯可惜上面斑斑痕迹,男人眼睛一暗,「昨天有点失控…把你伤了…我带了消炎Y膏…帮你擦擦…」
    刘湘妘脑袋被目前状况搞得快当机,还未从震撼中清醒过来,就被男人趁机吻得昏昏然,若昨夜她跟男友谈分手谈到上C炒饭,若那个时间杜藤非闯了进来,那后果是无法想象,她的心chou了J下。swisen.
    还好男友昨晚算温柔并没有留下鲜明的痕迹,以将军强悍占有Yu,今日她很可能再度陷入XNRT折磨,在天堂地狱之间徘徊。
    「不…我自己来就可以…」刘湘妘心颤惊栗,脸Se爆红,心跳加速,下意识拒绝。
    男人眼神闪烁闇火,努力压抑那跨下高胀的Yu望,「不…是我把你弄成这样…当然是我来…」
    「呜呜呜…」男人霸气的封住nv人抗议的小嘴,手法迅速点住她的周围J处X道,火舌才退出甜蜜却显得聒噪的小嘴,刘湘妘无法置信︰「呜呜…你…你…点我X道!?」刘湘妘感觉全身动弹不得,又羞又脑,怎么可以这样,很犯规,也推翻刘浩宇的说法,穿越,电视剧看太多了。
    杜藤非邪恶双眼跳跃火苗,「呵呵呵!穿越过来,是我第一次用,效果还不错…谁叫你,不听话!」玉T横陈,动弹不得模样真是美,任人摆弄,这副娇羞样子真是让人受不了,强忍住那跨下Yu望。
    「你…」杜藤非拿起消炎Y在她身上涂涂抹抹,全身透着清凉舒F,那丰满双ru在男人注视下变得挺立敏感,「宝贝…双ru都Y了,夫君帮你TT…解解火,不是老公帮你解解火!」忍不住低头含住那颤抖艳红的红蕊,「啊~~不!你…不是说要…去吃…午餐…喔喔喔…」那舒FS麻的感觉从ru尖传遍全身,双脚被拉到最大,全身被点X动弹不得,感觉更鲜明敏感万分,让nv人连说话都快要说不清楚。
    男人沙哑YYu的低语︰「老公肚子饿了…宝贝你先喂饱我吧…」
    「你…」感觉到男人炙热呼吸起伏,藏在西装K内的RB再也闷不住,快速脱下K子与内K,掏出坚Y如烙铁的RB在花X上滑动,「喔喔…」nv人受不住压抑呻Y。
    「宝贝别忍…你也很想要…别在抗拒情Yu…宝贝小X红肿的…我这次会温柔一点…然后帮你做深入治疗…」说完也在RB上涂抹另一种Y膏,不会冰凉的温和点的Y膏,同时轮流含住ru首,轻含T吸,动作极其温柔,跟昨天情况大不相同。
    「啊~~」nv人飘飘然承受一**的快感,下腹部一chou紧,流出透明Y水。
    男人这时大手拨开花X,在敏感的花蒂上按压揉搓抹Y,手指顺势cha入,噗滋滋「小X好紧又S~~喔喔!」男人在野受不住想要占有,nv人敏感身躯颤抖无助呻Y,花X下意识收缩,RB抵住那花X口,噗滋!噗滋!浅浅的chou动,搞得花XY水泛滥,刘湘妘沉沦在情Yu中无法自拔,T内空虚想要被充满,CX的Yu望,「求你…啊啊啊!」
    杜藤非感觉到情Yu完全被挑起来无法自拔得模样,他再也无法忍了,深深一寸一分撑开那颤抖收缩的通道,同时点开她的X道,「啊~~」nv人双手攀住男人脖颈,弓起身贴上男人,让RBcha入更深,结合的更紧密再每次choucha中撞击花X,「啊~~」
    「宝贝好S喔…喔喔喔…咬的太爽了…放松点…」男人**的低吼,想要慢慢来却慢不下来,被小X紧咬住不动好像快要被箍住封锁的错觉,他本能奔驰CX,噗滋!噗滋!啪啪啪!GX声音越来越响亮,「啊~~」男nvYL声音传遍小小套房,连站在外面待命保镳的都清楚听到,勘查过整栋公寓很安全,两人依旧面无表情,两个人使了眼Se,决定下楼等老板。
   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    宋词so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