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17

    的瞬间又收了回来,随即面沉似水的收起手机、闭上眼眸,假寐似得靠在了床头枕头上,不动了。

    楚青雀正急吼吼的跑过来,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围着霍连山直打转。

    “温离刚给我打电话说你伤到了!”

    “蒋洛一直哭,我问什么也说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里伤到了啊?”

    但不管楚青雀多着急,背靠在床头的霍连山就像是没听见一样,他上半身穿着医院的病人半截袖,腰部以下都被薄薄的白被子盖着,看不见底下什么样。

    楚青雀急的跑过来伸手去抓被子,但是他的手臂才伸到一半儿,手指才刚刚碰到被子的边缘,手腕上突然握了一只滚热宽大的手。

    楚青雀一怔,他抬起头,就看见霍连山的丹凤眼向下垂着,面无表情、靠在床头,抬着下巴睨着他看。

    霍连山长了一双风流恣意的丹凤眼,眼眸挑起来看人的时候总是自带三分潋滟,眼尾一扫看谁都卷着几分情,但当他垂下眉眼,薄唇微抿的看人的时候,却又显得格外冷漠,让楚青雀心里一惊。

    霍连山怎么用这种表情看他?

    明明之前霍连山对他态度还蛮好的来着!

    他费尽心思攻略下来的兄弟啊!怎么能说变就变呢?楚青雀心里一寒,心说该不会是他的秘密被发现了吧!

    楚青雀一想到这儿,脸都跟着白了些,一双像是琥珀一样漂亮的圆眼微微睁大,盛着畏缩和害怕,木在原地,傻兮兮的盯着霍连山的脸,好像生怕霍连山下一秒就会把他摁在地上质问他一样。

    兴许是楚青雀脸上的惊慌和不安太过明显,霍连山握着他手腕的手指微微缩紧。

    半响,霍连山偏过视线,松开了楚青雀的手,像是不想再看见楚青雀了一样,后脑靠在墙上,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楚青雀这才回过神来,他的手指捏着手腕,怯生生的叫了一声:“霍连山?”

    看上去好像...也不像是东窗事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接我电话?”后脑靠墙的霍连山没睁眼,也没抓楚青雀,就用一种讨论“今天食堂的菜为什么这么咸”的语气,平静的问出来。

    楚青雀被问的一惊。

    哎呀!

    他给忘了!

    当时他怕被霍连山发现秘密,决心不跟霍连山联系,就把电话给拉进黑名单里了。

    他今天一听见霍连山出事儿就着急跑过来了,结果前功尽弃了!

    早知道他不该过来,他该连夜给刘姐打电话,让刘姐来处理的呀!

    “我,那个,我——”楚青雀急的手心都冒汗,他绞尽脑汁的想扯出来一个理由,但这时候,霍连山却睁开了眼,似乎是对楚青雀的犹豫和重复感到不耐烦了、不想再跟楚青雀拉扯下去了,他的视线淡漠的落到楚青雀的脸上,一字一顿的说:“你把我拉黑了,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为什么为什么,因为我怕你发现啊!

    楚青雀眼前也跟着一黑,这话他也不能说。

    妈妈!

    怎么办!

    你儿子忽悠不过他啊!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。”楚青雀开始怂了,怂的脖子都往回缩,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来了,霍连山的脚没事儿,他的秘密有事儿!